返回 第67章 解毒 首頁
請收藏網址方便下次進入,并分享給你的朋友一起觀看

拼多多領紅包:→https://w.url.cn/s/AZxBBIw

第67章 解毒
王虎又怎能不知道林羽的心思,這樣也是為他考慮。只要揭發了林羽,他待在這里就不會有危險。
拍了拍林羽的肩膀,王虎有些哽咽的說道:“我知道了,既然你已經決定,我想肯定有你的原因。希望你在外面能夠安全,一切小心?!?br /> 林羽點了點頭,又囑咐了王虎一番,便悄悄潛出了房間,向斷雪的住所飛快的奔去。
看到門外有兩個守衛,林羽便從袖袍之中拿出了兩粒丹藥,被真火點燃,便朝著那邊甩了過去。
一陣青煙飄過,那兩個守衛還沒有反應過來,就已經昏厥了過去。
打開房門,林羽便把守衛拖了進去??吹綌嘌┎]有睡覺,而是站在窗前,一言不發的望著林羽。
看來他們這些畜生,配置的迷魂散效果不低,竟然讓一個煉氣期四層的修者,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。林羽看著斷雪,也是一陣心疼。
“趕快換上衣服,跟我走?!绷钟鹨差櫜坏醚谏w自己被洗靈的事情,從儲物袋掏出一身衣服,扔給了斷雪。
他趕緊回過頭,只是過了幾個喘息,仍然沒有聽到動靜。
回過頭一看,斷雪仍舊是死死地盯著他,并沒有任何反應。這時林羽的腦海中,立即想起了之前小祥說過的話。
雙手緊緊地端著斷雪的下巴,狠狠地吻了上去。剛接觸到那櫻桃小嘴,一股香氣便鉆進了林羽的鼻孔。
被下了藥的斷雪,根本沒有什么意識,任憑林羽親吻,還是沒有任何反應。
過了幾個喘息,斷雪的身體逐漸有了反應。當她意識到有人親吻她之時,下意識的發力推開。
正在全神貫注的林羽,被一股勁氣打來,連連后退了數步。嘴角溢出一絲鮮血,才靠著墻壁站定。
“林羽,你真的是林羽嗎?”斷雪整理了一下衣服,這才看清楚剛才親吻自己的人,竟然就是林羽,只是她一時不敢相信。
林羽可是吃盡了苦頭,連忙運轉魂力護體??吹綌嘌┗謴土诉^來,便擦拭了嘴角說道:“趕緊離開,要不然沒機會了?!?br /> 斷雪根本沒有聽到林羽的話,她的內心相當的激動。多少個不眠之夜,她都在想與林羽重逢的情景,只是萬萬沒有想到,會是這樣。
上一次在古墓之下見到林羽,看到他沒事,心中是又驚又喜。只不過已經不認識她了,這讓斷雪十分的心寒。
立即走上前去,雙臂緊緊地環繞在林羽的脖子上,小嘴再次湊了過去。
林羽對斷雪也十分的思念,猶如火苗一般,點燃了想念的干柴烈火,連個人立即就達到了忘我的境地。
幾十個呼吸時間,林羽才從那種妙不可言的滋味中醒來,然后示意斷雪趕緊穿上衣服,跟著他一起離開。
斷雪的毒被解開,之前的事情才回想起來,也來不及與林羽多說,便穿上了林羽給她的衣服。
林羽再次散發仙識,發現外面并沒有人,便趁著月色,帶著斷雪一躍到了屋頂。
兩個人俯身快步向城門走去,十幾個喘息,便已經到了城門。
看到城門之內,那兩名煉氣期一層的修者,都正在打盹。他們兩個相互對視了一眼,便同一時間從墻上躍下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分別擒住了對方的要害之處。
那兩名修者剛要大叫,脖子上就已經架上了冰冷之物。知道性命在別人手中,便慌忙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“快點把陣法打開,要不然這就要你們的命?!绷钟鹦÷暤恼f道,同時手中的力道加大了幾分。
守衛嚇得連連點頭,林羽這才松開了一些。不過仍舊是從儲物袋之中拿出了寶劍,放到對方的脖頸之上。
那兩名守衛散發仙識,完全看不透林羽二人的修為,只能老老實實地拿出盒子,準備開啟陣法。
幾個喘息最后,那陣法便已經被打開。林羽一只手捏住一個人的脖子,示意斷雪先出去。
看到斷雪出去,林羽便猛擊了一下他們的脖子,就在鉆出陣法,忽然聽到一陣響聲。原來那守衛在昏厥之前,已經發出了信號。
“糟糕,已經被他們發現,我們趕緊走?!绷钟鹄饠嘌┑氖?,快速的按照原來的路飛奔而去。
正在房間徘徊擔憂的王虎,聽到信號,連敲門都沒來得及。直接推開了申長老的門,告知他林羽已經逃跑。
申長老十分的升起,不過仍舊是控制了脾氣,向王虎詢問道:“你不是和他關系最好嗎?他逃跑你怎么不跟著,反而過來報信?!?br /> 王虎顫顫巍巍的解釋道:“就在剛才,他說要帶我一起離開,我沒有同意,卻被他擊倒在地。剛剛醒來,就到您這里來了。我還是想跟著申長老,以后才有前途?!?br /> 申長老聽到王虎拍馬屁,心中也很是高興,所有的疑慮都消失不見,便讓王虎起身,然后說道:“想要逃跑,并不是那么容易,他只是一個傭兵而已。待我親自抓來,讓他好看?!?br /> 正在申長老穿衣之時,門外又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音。
聽到申長老的應允,外面才推門而入,急匆匆的說道:“申長老,大事不好了,天劍門的那個小丫頭,也被林羽拐跑了?!?br /> 申長老聽到小祥的匯報,當下怒發沖冠,猛拍了一下桌子。一陣爆響,那桌子便化為了一堆齏粉。
“趕緊給我追,活要見人,死要見尸?!鄙觊L老大聲吼道。
在申長老的怒吼之下,小祥幾乎嚇破了膽,連連帶著王虎離開了房間。
一時間,整座城池燈火通明,人頭攢動。在申長老的帶領之下,全部走出了城池。
林羽和斷雪事小,只是這一切關乎著血煉宗的秘密。要是他們傳出去,血刀老祖的修為沒有恢復,那對血煉宗可是致命的打擊。
魔道四宗整體來說,還是處于相對平衡的狀態。若是被其它三宗知道,絕對會聯手抵抗。
“你們兩個飯桶,虧你們還是修者,竟然讓他們這么輕易的就跑了?!鄙觊L老狠狠地踢了守衛一腳,憤怒的說道。
守衛嚇得直接跪下,驚慌失色的說道:“他們的修為較高,都在我們之上,小的辦事不力?!?br /> “什么,他們都是修者?”申長老聽到,瞪大了眼睛。
看到守衛連連點頭,申長老意識到了大事不妙。斷雪是天劍門的,林羽還不知道是哪里的呢,于是立即率領眾人追殺。
林羽還記得來時的路,便帶著斷雪,開始向山上爬去。
只是讓他們苦惱的是,就是在夜間,這里的兇獸還是不少,他們可以說是舉步維艱。
一炷香的時間過后,林羽回頭向下面望去,看到城門之外已經有了點點火光,直接向他們這里沖來。
林羽心中十分的清楚,若是被他們抓住,只有死路一條。于是示意斷雪,遇到一些修為較低的妖獸,直接擊殺,快速前進。
奈何還是申長老他們對這里的地形熟悉,一個時辰,便已經距離林羽不足百丈。
林羽看著身上的傷痕,叫苦不迭。他知道這座山不好翻越,沒想到竟然是如此之難,還沒有到山頂,就已經遇到了好幾撥兇獸。
“林羽,看來你真的不簡單,竟然在我的眼皮底下隱藏了這么久?!鄙觊L老已經追趕了上來,對著林羽喊道。
這一路走來,林羽完全是在使用隱靈玉,而申長老修為沒有跨越筑基期,看不出來也屬正常。
望著憤怒的申長老,還有他身邊的張康與小祥,每一個都不是省油的燈。
林羽是開魂境四層的修為,斷雪也達到了煉氣期四層,在同齡人之中,他們絕對是人中龍鳳。奈何同時面對三人,還是一點把握都沒有。
“是你自己眼睛不好使,反而怪到我的頭上來了?!绷钟鸪弥f話的間隙,在恢復魂力的同時,還在思考著怎么才逃跑。
申長老帶的人不少,剛開始只是他們三個修者趕了上來。幾十個喘息,后面又窸窸窣窣來了不少人。整個山頭,都已經被火光照的通明。
“趕緊把火熄滅了,是不是都想死了?!鄙觊L老回過頭就是一頓訓斥。
一般的野獸畏懼火,不過妖獸卻不怕火,有火也就代表著有人,有美味。他們見到火光,高興都還來不及呢。
那些人聽到,立即熄滅了手中的火焰,然后迅速的把他們二人包圍了起來。
“兩個煉氣期四層的小家伙,我看你們往哪里跑?嘿嘿,今天抓到你們,不用血刀老祖了,林羽殺了,女的我先辦了?!鄙觊L老流露出壞壞的眼神,在斷雪身上不停的游走。
斷雪性情冰冷,不過骨子里異常的剛烈,只是不善于表達罷了?,F在聽到對方污言穢語,頓時朝他吐了一口口水。
血刀老祖常年閉關,在城中都是申長老說的算,還沒有人敢對他不敬?,F在斷雪當著眾人的面羞辱他,頓時所有人的心都懸了起來。
一絲涼風吹過,在皎潔的夜色之中,傳來妖獸陣陣哀鳴。
林羽心里也有些著急,看到申長老如此淡然,就知道他是有把握緝拿住自己。
拼殺還有一絲希望,若是就擒的話,就只有死路一條。當下從儲物袋之中拿出數十張火符,在灌注了魂力之下,漫天四散開來。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本站推薦小說
[都市異能] 鑒寶神通 紅薯蘸白糖
[短篇] 路過余生遇見你 六零
[都市情感] 神級龍衛 花幽山月
[都市情感] 財運天降 陸原居
[都市情感] 命局主宰者 3樓
[總裁豪門] 替嫁逃妻有點甜 甜甜糖
[都市情感] 王牌贏家 小豌豆
[都市異能] 恐怖雜貨店 巫門老九
[婚戀生活] 花嫁之容氏淺淺 許暖暖
[都市情感] 重生神醫王者 不吃魚的貓
彩客网完场比分直播